永盈会官网

联系我们

永盈会官网
地址:>永盈会最新地址
联系人:张先生
电话:0631-5266666
手机:15698666777
邮箱:271000010@qq.com

盈会官网宁愿等待的时间很长很长只为圆爱人一个微笑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06 18:58   【关闭
   
 
  心结
每次陪丈夫到北京复查,都一连去两家医院,一个是地方医院,一个是解放军医院。三年多的医治经历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让我们学会了如何打好两家医院的时间差,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复检的各个环节。时间长了,我们在这两个医院之间穿梭往返,也倒没有感觉怎么麻烦,比起那些初来乍到的患者,我们更显得从容一些,就连丈夫的主治专家靳医生都说,我们很会看病,既省时省力省钱,还不盲目瞎跑去走冤枉路。
 
靳医生是解放军医院的一名专家,三年前我们来这家医院的时候,是从专家公示板里选中的她。靳医生给我的第一印象不像是儒雅的学者,也不像是威严的专家,倒像个幼儿教师。她年轻漂亮,看样子四十岁左右,别着发卡的一条马尾辫梳的很高,声音柔柔的,对待患者犹如对待孩子一般。当我们把自己托付给她的时候,我心里还在嘀咕,这样年轻的专家是否能够担当,是否能够胜任,但是既然选择了她,还是先看看再说。一年三至四次的复查,日渐痊愈的疗效,都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尤其她能把自己电话号码留给我们以备随时联系咨询的这种做法,更是让我对她敬重有加。
 
这次来京仍然如此,到解放军医院先挂一个普通号21室,然后上楼请普通号的医生按照上次复查期间靳医生留下的医嘱开了几张仪器检查和抽血化验单子。按照常理,各种检查报告结果出来时间恰逢是靳医生出门诊的时候,这个时间差以检查项目多少而定,这样我们可以大致测算出来,就可以提前预约靳医生的专家号。
 
我把这一切安排算计妥当之后,就急急忙忙去窗口预约靳医生的专家号,我想好了,假如她的号挂满了也没事,丈夫已经是她的老患者了,找她加个号没有问题。挂号窗口排队的人很多,按照惯例,我抬头向公示专家出门诊的大屏幕寻去,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当时就傻了眼,大屏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靳医生停诊的字样。在我的印象当中,停诊一般都是出差外地不在家,而靳医生停诊,就意味着我们这次是白来了,除非是另挂其他专家。怎么办?是等靳医生回来,还是另选他人,我很纠结。丈夫在楼上抽血化验,难不成上楼找他商量以后再做定夺?纠结着,心乱着,不知如何是好,看看窗口,马上排到了我,还是咨询一下再说吧。
 
在挂号窗口,我试探地问起靳医生什么时候回来,窗口里面冷冷地丢出来一句话:她在班上,门诊20室。我立即约她下午的号,不曾想窗口里又丢出一句话来:她是普通号,即来即约就可以。我不放心,紧接着追问一句,下午她的号挂完了咋办,还是给我挂一个吧。窗口里说:刚才不是说了嘛,普通号不需预约,现来现挂就成,如果你预约了,就得现在上楼去问诊。离开窗口,我有点懵,靳医生明明是专家,几年来我们都一直提前预约她的号,而且她的诊室周一在14室、周四在6室也是一成不变,这靳医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到普通诊室坐诊的呢。
 
20室离我们刚刚去过的21室仅仅是一墙之隔,刚才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靳医生就在隔壁。为了证实窗口丢下的那句话,我心有不甘地特意去了20室看看靳医生是否真的在普通门诊。普通诊室的门是开着的,不像专家诊室那样关得严严实实,我往里看了看,果然靳医生就在里面。她还是那身打扮,发型没有变,对待患者的态度也没有变。我轻轻地走过去问了她一句,下午仍然在这里坐诊吗,她的回答是肯定的,声音仍然是柔柔的。
 
我心生纳闷,特意去了一楼大厅看了看专家公示栏,靳医生的头像不在了,这就意味着面向大众公布的专家名单已经没有了靳医生。我不甘心,又排队去另外一个挂号窗口问个究竟。我指着大屏幕靳医生停诊的字样,小心翼翼地打听她什么时候出专家门诊,窗口里面的回答非常干脆,说她不出专家门诊了,她们科室人手少,普通门诊没人出,就由她补缺了。我想再继续问下去,不曾想里面用一块木板把窗口遮住了,窗里窗外顿时隔绝开来。我有点不爽,心想,即便不愿意回答我,也不至于拿块木板把我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呀。唉,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就这样磨磨唧唧地问人家,人家不认为你是疯子就不错了,突然想起“没事找抽型”的那种人,此刻很适合我。看看我身后排队的人们因为受到株连不能挂号而转移其它窗口,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羞臊的无处躲藏,似乎是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什么都不能再去想,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了。
 
既然靳医生的号可以随挂随看,也就没有太着急,等丈夫一个午觉醒来我们打车到那家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靳医生的普通号对我们真是太方便了,不用预约,不用焦灼等待,挂上号上楼就可以进去看。医治之外,我和靳医生聊了一会闲嗑,说说笑笑中她还是那样柔柔地叮嘱着我丈夫,表情丝毫没有落配的模样。其实,我心里并不好受,又不知道如何安慰靳医生。听见她的叮嘱,我马上拍拍丈夫肩膀说:“听靳医生的话,别让她失望,好好配合,让咱们的靳医生有些成就感”。我特意把“咱们”俩字做了重点强调,就是想让靳医生明白,我们心中还是有她的。靳医生也笑着说:“是啊,好好配合,让我在给你医治的过程中有点成就感”。临分手的时候,我特意注意这样一个细节,丈夫的病历本上,她不再像以往那样写上医嘱,而是开了一些药后轻轻地合上本子交给了我。这次她没有按照惯例给我们开出下次需要复诊的明细,是已经没有了这个权利,还是她的自知之明,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的心却空落落的,无所依附。
 
怎么会这样呢?我信任的靳医生怎么会落魄呢?与其说纳闷,不如说是一种纠结缠绕着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本来心很大,凡事都会想得开,可是一旦自己喜欢的人有一点点委屈的时候,我就心疼的不得了。
 
“怎么会这样呢”?我在反复叨咕着,有点祥林嫂的感觉。丈夫以为我在问他,就接过话茬直接说:很简单啊,靳医生出现这个结果就是两种可能,要么是轮岗,要么是违纪。丈夫见我仍然心绪不宁,反倒安慰我起来:她是不是专家都无所谓,只要咱们仍然把她看做专家就好了,而且会更方便咱们。丈夫的话很直白,没有转弯抹角。丈夫的一席话,让我轻松不少,靳医生若暂时轮岗,这正是我期望的再好不过的结果。若是其它原因离开专家席位,我们也会拿她当女神看待,因为她的医道并没有改变,她在我们心中的地位并没有改变。
 
从北京回到家后,赶紧上网查一查靳医生的动向,在好大夫在线网页上,我依然看见了她,她的资料却没有更新,还是以前见过的那样。我多想,下次再去约她的时候,大屏幕上显示的专家出诊状况有她的名字,大厅的专家公示栏里有她的头像。那时候,我宁愿陪着丈夫排队等着她叫号,。那时候,我不会再焦灼,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好。
 
回到家后,仍然想着她“落魄”后的不卑不亢,突然,那首被网络炒得沸沸扬扬的《见与不见》的诗充盈着我的内心:
 
 
这首诗用在靳医生身上也许很牵强,但是她流露出来的“不悲不喜”的淡定,“不来不去”的那种雍容,“不增不减”的那种大度,“不舍不弃”的那种情怀,都会依然让我对她默然相爱,欢喜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