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盈会官网

联系我们

永盈会官网
地址:>永盈会最新地址
联系人:张先生
电话:0631-5266666
手机:15698666777
邮箱:271000010@qq.com

人间与天堂有一段距离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4-27 16:36   【关闭
   
【距离】
 
    这是我上网写字以来,遇到最难的一次作文。确切的说,我不知道距离是代表一种直线,或者是实际,又或者是思想。更坦白的说,当我看到这题目的一瞬间,我脑海里想的不是泰戈尔那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而是捷克作家伏契克著名的绞刑下的报告【二六七号牢房】那句,‘从门到窗子正好七步,从窗子到门也是七步’。我对距离的认识只是一种感官肤浅的,上升不到思想。
 
      上网,视频,电脑的那头坐着我的妻。我与她就是一个荧屏的 距离,我感受不到温度与热度,只能让我感到这种有形的距离让我很难堪,很无奈。向往与现实是有距离的,没有这段距离,也就没有了向往的冲动。向往在距离的表现下,它就代表人类的一种贪欲。因为有了向往的欲望,我们自己给自己制造了很多的距离。两条铁轨平行的倒在那里,距离始终不远不近。没有了欲望,火车是平静的。而一旦想交叉,靠近,就会破坏这种距离的失衡,从而引发事故。对于向往,我们真的不能离的太近,太近会失去很多本有的纯真。
 
       散步,我看着自己与影子,这段距离无论我站着怎么去做,始终无法改变。当我尝试着躺下,我发现我的影子与我重叠,我拉进了这段距离,却没有任何的感受。 我突然明白了,顺其自然要比处心积虑的挣扎快乐的多。我要的其实很简单,一顿热乎乎的饭,有个陪我一起吃饭的人,有个与我说话的人。而欲望这根绳,把最简单的幸福硬生生的拉成了一条几千公里的直线。这条人造的距离直线,不知道世间多少人悟得透,看得开。
 
      人间与天堂有一段距离。书中描绘的天堂是极其美丽的,现实是丑恶的。可是,没有任何人喜欢天堂那种虚无的美丽,而人人都在这条越走越短的路上奔波着。不管你希望与否,你无时无刻不在缩短着这段你不想缩短的距离。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在这条路上留下美好的山水画,而一味的去追求那些身外之物?贪欲就是制约人生距离最大的拦路虎,世人谁能放得下?我本俗人我本俗,随波逐流追虚物,它日醒悟天堂遇,大笑世人皆糊涂。 
 
       人心的距离是一种冷漠,一种事不关己,一种幸灾乐祸,一种嫉妒,一种无动于衷。心远了,距离也就远了。一个转身的距离,其实,就是一颗心的背叛。这个距离,现实里一直无限的多,在网络中也是如此。搬弄是非 ,鹦鹉学舌,不怀好意,道貌岸然的人大有人在。而这些,是应当与他们【她们】保持一段距离的,我们在保证不伤害别人的同时,用这种适当的距离保证不让别人来伤害,这也算是一种委曲求全吧。
 
       距离不是一种美,它就是一条射线,时时刻刻存在着。一个人静静的在这个角落里,思索着,感悟着。想起某一个人,某一件事 ,这些往事都是你经过的距离,我们没有能力改变,唯一能做的就是敞开赤诚的心,一起来拉近这世俗造成的距离。我们,都已经不再年轻。所以,敞开心扉是困难的,拉近距离也是困难的。
 
       从门到我的床三步,从我的床到门也是三步。我丈量这距离的时候,一手敲打着不惑之年的疲惫与沧桑,一手勾勒着心中的希望和未来的蓝图。当我两手交叉的时候,我却觉得无所适从,我累了,真累了。
 
 
有一个群体,不用缴纳养老金,退休后拿着比缴费人高的工资,闭门制定中国的养老金政策。有一个群体,不用高价买房,住着政府调控的房子,高调的制定国家的房改。有一个群体,不希望退休,活到老,干到死,充分体现了一种为国奋斗终身的思想。有一个群体,她的名字叫xxx。
 
    其实,我已经麻木了。就像一个妓女走进怡红院的那一刻,四面的围墙已经让你不得不去接受。意“银”,顺“间”,主动,对于怡红院来说,都是接客。既然这样,再轮“间”你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你不愿意也不行。或者,能让你爆发一种激情。在一种权利的光辉下,法律只是一个借口,人权与民意只是一个口号而已,你挣扎得了吗?就像【肖申克的救赎】描绘的,监狱里住时间久了,释放了,上厕所要是不喊报告长官,他尿不出来一样。因为这个高墙他已经习惯了,习惯得让人根本无法去想象。人人渴望社会国家美丽,而这种美丽被一种灰色的体制笼罩的时候,谁见证了光环?谁又见证了耻辱?轮“间”与做台你说了不算,你只能被动去接受。
 
   其实,你不麻木都不行。天朝的平均寿命刚过七十岁大关,我们的xxx在考虑延长退休年限。国策真的英明,你奋斗一辈子,能不能活到养老金发放的那一天,还是一个未知数。xxx的人是长寿的入群,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吃着特供的食物,免费的医疗,住房,福利等等,政府的生财有道可以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吃饱了等饿的群体,断子绝孙的一个群体,一群什么南北?
 
    改革开放几十年,我们的总设计师没有预料到,鸡滴屁一跃为世界第二,人均收入却是世界的120名之外。教育,医疗,卫生,环境更沦为世界的末流。贫富的差距在逐渐拉大,社会公德一再滑坡,你扶一个老奶奶站起来,可能你自个就得趴下了。不知道xxx那些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的群体怎么去解释这现象?富民强国是一种愿望,但过分的追求经济,让一部分富起来的初衷,已经偏离了最后的目标。这是一个没有信仰,没有追求,没有一切的时代,有的只是赤裸裸的铜臭。
 
    还有一个不知道啥叫要脸的砖家叫兽,说北京是天朝的,但不是任何天朝人都可以来北京工作,想来可以,需要考试。我真想给你一大嘴巴,你父母造你这人渣的时候,考试了吗?也不知道你爹妈咋完成的这一壮举,造出你这么一个下三滥。试想一下,北京没有那些不需要考试上班的工薪阶层,那些环卫工,临时工,能养的你这王八蛋在这里放空气吗?没有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给你们服务,神州行,我看行。再放这种狗屁,我真想掐死你丫挺的。
 
    天朝特色,现在是“喂人民服雾”。不仅如此,还孜孜不倦地管理。城管,网管,监管,在这样一个处处受管的制度下,明显的划分了统治与被统治的界限。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国一直在帮助朝鲜。因为,朝鲜的舆论与言论的自由是由皇权决定的。在这条沉默的道路上,朝鲜作了祖国的绿叶。至少,在我们无话可说的时候,可以推出朝鲜来与我们对比一下。我真的赞誉这种英明,郑重申明,不是违心的赞誉。很多国家的人说天朝是一个劣等民族,我说NO.人人都是从婴儿长大的,只能说一种制度造就了一个民族。谁说天朝人劣等,我跟谁急,执政者的家属百分之八十都移民,这做法多英明啊?谁敢说不聪明谁才二呢,我不二。
 
    不论民意如何反对,我估计xxx的决策最终会成为现实。延迟退休,多缴纳养老金,这不是神话,这是未来的“中国梦”。想起最经典的一个评论,说,山西一个青年卖大枣为生,遭到有钱人剥削与数十保镖围打。怒,杀之,造反,他叫关羽。说湖南一个小伙卖点私盐维持生计,被欺凌的过不下去,两把菜刀杀了税警,抢了十几条枪,他叫贺龙。同一时间,一个青年因为伙伴被打死,提着大刀抢了粮仓,他叫彭德怀。如今,一个1,65米身高的小个子不满城管殴打,刺死两名1,8米的大个子,他叫夏俊峰。结论,早生70年,说不定你也是元帅。只叹生不逢时吧。
 
   所有之事,只说明一个道理,你可以让他过不去,最终他会让你过不去。我不与你谈大道理,我只是想说,xxx,你在制定这些条条款款时,心跳加速了吗?肯定有一天,你会跳不动了。我提前鼓掌。
   没有长着鸡鸡,总想站着撒尿,这话不是我发明的。我只看见某群体装上两塑料蛋,瞎扯。当前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大家都要珍惜生命,多领几年退休养老金。祝全国人民长命百岁!!!
    我喝酒去。
 
我的自画像